首頁 » 墜樓的日本星二代,與她拼盡全力的人生

墜樓的日本星二代,與她拼盡全力的人生
2022/08/10
2022/08/10

她原本可以選擇更輕鬆的人生

12月18日,北海道札幌市下著大雪,這是自1999年有統計以來的最大雪量。

在這一天,神田沙也加從酒店高樓墜下,結束了自己年僅35歲的生命。當員警發現她的時候,她身上覆蓋了30cm的厚雪。

生命垂危的沙也加被送進醫院,在當晚21點40分因搶救無效身亡。

(沙也加墜落的陽臺 圖源:文春)

得知女兒噩耗後,母親松田聖子一直都處于「完全無法接受」的崩潰狀態。她立即取消自己所有活動,前往札幌接女兒回家。

同時動身前往札幌的,還有聖子的前夫、沙也加的父親神田正輝。

12月21日,人生中最後一次出現在公眾視線的沙也加,此刻安靜地睡在雙親緊緊懷抱的粉色骨灰盒裡。

在滿場的閃光燈裡,沙也加的爸爸媽媽緊緊捧著她的靈位與骨灰盒。

35年前,他們也同樣一起站在閃光燈中,抱著剛剛出生、還在繈褓中的沙也加。

而如今,彼此已經陰陽相隔。

沙也加葬禮的那天,正值父親神田正輝的生日。

在沙也加墜樓的那天早上,他接到女兒給自己的電話,給他提前慶祝生日。沒想到這卻成為了女兒最後對自己說的話。

整場葬禮上,聖子與正輝非常悲傷憔悴,他們全程眼睛通紅濕潤:

「這麼冷的天,還要麻煩各位實在是太抱歉了,非常感謝大家。」

話畢,他們忍著眼淚,向在座記者深深鞠躬。

痛失獨女,這種痛苦,對于母親松田聖子是難以言語。在聖子的心裡,沙也加一直都是她人生中最珍貴的寶貝。

最珍貴的寶貝

最不幸的星二代

身為松田聖子的女兒,是最幸福的,也是最不幸的。

神田沙也加的母親松田聖子,被稱為「永遠的偶像」,當年她與美空雲雀、山口百惠並稱‘「昭和三大歌姬」,紅遍整個亞洲。

她在80年代曾經引領起「聖子頭」的風潮,成為一個時代的標記。

1985年聖子與演員神田正輝因共演結緣,隨後結婚。1986年聖子在事業最巔峰的時候,生下了人生唯一的女兒沙也加。

由于雙親工作繁忙,沙也加從小很多時候都是奶奶在照顧,她上學經常被媒體跟拍甚至騷擾,聖子便雇傭保鏢來保護她。

關于母女倆的感情,聖子的前助理富田貴子曾在1995年出版書籍《付き人松田聖子との456日》詳細地記錄了她們私下相處的幸福時刻。

聖子總是會稱沙也加為「 最珍貴的寶貝」。

即便當時沙也加年紀還很小,但她很懂事,有著超出年齡的成熟,懂得體貼父母。

當聖子陷入眾多風波的時候,沙也加總會很關切地詢問: 「媽媽,你好像遇到很多煩惱,沒問題吧?」

在難得的休息日裡,聖子總會陪伴沙也加。如果此時有經紀人來談工作,沙也加總會很懂事地說:「媽媽,是工作上的事情吧?那不用管我啦,我自己去那邊玩。」

貴子曾經問沙也加「為什麼你這麼小就這麼懂事呀?」沙也加總會回答: 「如果我在爸爸媽媽上班前任性,他們上班就會不開心了,我希望他們開心。」

與此同時,聖子非常重視與沙也加的共聚時光。只要她一有時間就會立即下廚,做女兒喜歡的可樂餅、玉子燒、炸雞塊、炸香腸等菜肴。

聖子和正輝偶爾也會抽時間去沙也加學校,接她放學,但每次都會引起大騷動。

聖子曾經參加過沙也加學校的親子運動會,在保鏢和各種安保的保護下,聖子和沙也加一起參與比賽,享受了難得的母女互動時光。

沙也加從高中開始就很喜歡甜美可愛的軟妹裝和LO裝,她還會和聖子一起買衣服互相打扮。

作為松田聖子的女兒,擁有聖子無私的愛,沙也加一直都很幸福。

但也正因為是松田聖子的女兒,沙也加長期在學校備受不公對待,心裡留下無法磨滅的不幸。

2015年沙也加在自傳《DOLLYGIRL》中,坦白了自己的過去。

同學經常拿聖子來調侃作弄沙也加。在10歲時雙親離婚時,沙也加更是度過了不見天日的校園生活。

當聖子決定去美國發展後,小學剛畢業的沙也加選擇留在日本。在和聖子的溝通商量下,她進了一所私立寄宿中學,沒想到卻是另一個噩夢的開始。

因為「星二代」的身份,她被長期孤立、霸淩,自己的床鋪和被子經常會被同學潑水弄濕,導致被子長期都是濕的,無法入眠。

更過分的是,一些同學甚至會偷她的貼身衣服,並且到處展示給別人「瞧!這就是松田聖子女兒的髒內衣!很厲害吧!」

學校裡沒有人願意和她說話、交朋友,在這種情況下更沒有人願意出來幫助她。沙也加終日惶恐不安,她也在這個期間,學會了如何堅強。

遠在美國的聖子得知寶貝女兒被欺負的事情,十分痛心,她很迅速地把沙也加接來了美國。

可惜到了美國沙也加並沒有迎來新生活。她語言不通,無法融入同齡人的生活,此時聖子也再婚了,沙也加不適應與繼父的共同生活,于是她決定回日本。

回到日本後,沙也加被欺淩的情況並沒有得到改善,她前後轉學了4次,期間還有不少學校由于她的特殊身份,拒絕了她的入學申請。

就在這個階段,沙也加決定要進演藝圈,闖出自己的一番事業,可惜等待她的,並不是鮮花與掌聲。

在陰影之下,努力發光發熱

「你母親太厲害了,你是超越不了她的。」

最初想要成為一名歌手的沙也加,總是被業內人士以這樣的理由拒絕,她一直都活在聖子的陰影下。

與此同時,聖子非常支持女兒的夢想,一直都在親自出面為沙也加鋪路。

2001年,15歲的沙也加出演廣告,第二年正式以「SAYAKA」之名歌手身份出道,簽約聖子同在的索尼。發行了單曲《EVER SINCE》,隨後在個人演唱會上,母女首次同台演唱此歌。

同年沙也加瞞著聖子參與試鏡,並且成功出演短片《豆餅》,該片獲得當年坎城電影節的「最佳短片獎」。

不過在媒體眼裡,沙也加無論怎樣努力,都會被拿來與母親比較。部分媒體甚至會認為沙也加只不過是個強推的資源咖,沒什麼實力。

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外界總是以這樣的口吻輕易否定一個初入演藝圈新人所做出的努力。

後來聖子力推沙也加主演電影《DRAGON HEAD》,讓妻夫木聰、山田孝之等一眾實力派與她共演。

看得出為了沙也加的事業,聖子非常努力,而沙也加也非常尊重聖子,在外人看來,母女關係一向很好。

但在2005年,母女關係第一次出現了裂痕。

當時還未成年的沙也加不顧聖子反對要與比自己還年長一輪的某吉他手交往,同時也與母親在自己事業上產生了重大分歧。

矛盾無法調解,于是當時高中畢業的沙也加決定暫別演藝圈。

在暫別演藝圈的這一年半時間裡,沙也加並沒有閑著,而是在某懷石料理店打工,為的是重新感受作為勞動者的尊嚴。

在這家店裡,沒有人會留意到她是松田聖子的女兒,只是當她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服務生。

她在廚房打過下手,也打掃過洗手間,她能將別人委託自己的事情做得很好。在接待客人時也很得心應手,客人也很喜歡開朗健談的她。

在這段打工經歷裡,她第一次從外人中收穫到這種 「被信任、被需要」的感覺,因此她曾經想要轉為正職,不再回到演藝圈了。

不過很快她發現了有一個地方更能給予她這種「被信任、被需要」的歸屬感,那就是舞臺劇。

從2006年12月以舞臺劇《紫式部物語》為契機複出開始,沙也加就不斷在聖子甚少出現的舞臺劇領域上深耕,並且發光發熱。這也是當年她在美國看舞臺劇時所定下的人生目標。

在沒有母親的幫助下,她全憑自己的實力獲得眾多舞臺劇的女主角色。

導演宮本亞門,也是她多年入行以來第一位完全信任她的行內導演:

「我是覺得你是最好、最合適才會選擇你做女主角。並不是因為你是松田聖子的女兒。」

因為感到被信任、被真正需要,沙也加在舞臺劇領域發展得很好。

她曾與生田鬥真出演音樂劇《GREASE》。

後來她憑藉《金髮尤物》的「艾兒」一角,拿到了日本戲劇最高榮譽「菊田一夫戲劇大獎」。

「對于這條由我自己選擇的、最喜歡的道路,我現在有一點自信,感覺可以稍微驕傲一下了。希望我能一直以演員的身份走下去。」

在此期間,聖子看到女兒的事業很欣慰,沙也加也成熟了不少,二人關係好轉。

2011年,時隔10年沒上紅白的松田聖子,特意帶沙也加一起參加了紅白,再度母女同台。

除了舞臺劇,一向熱愛動漫的沙也加在聲優方面上也有所成績。

2012年她為動漫《窮神》配音,正式以聲優身份出道。

2013年為日版《冰雪奇緣》的安娜配音,用自己聲音和入木三分的刻畫,獲得了很多人的肯定,迎來了事業的全新轉機。

2015年憑藉《冰雪奇緣2》,獲得了日本第九屆聲優獎之女聲優獎。

其中,她所唱的《生まれてはじめて》,也頗受歡迎。

2017年在大熱動畫電影《刀劍神域》擔任YUMA的聲優,還演唱了一系列著名的歌曲。

同時她也是一位頗為名氣的LOLITA模特,還創立運營了自己的服裝品牌。

即便外界對自己的評價褒貶不一,沙也加還是一直努力在自己喜歡的領域上發光發熱。

可惜沙也加終究還是逃不過被欺淩的命運,這次是因為自己的感情生活。

最後一根稻草

自從媒體曝光沙也加與原傑尼斯Jr.秋山大河的戀情之後,秋山大河就被J家辭退,所在組合也解散了。

男方瘋狂的粉絲們認為,全都是沙也加自己已婚出軌的錯,于是在各種社交平臺上追著她來罵。

(二人因為共演舞臺劇結緣)

沙也加不堪滋擾,才道出真相:

她與演員村田充早已結束兩年的婚姻,原因是雙方在要不要孩子方面無法達成共識。自己離婚後才與秋山大河交往,絕無出軌。

(與前夫村田充)

沙也加一向對待感情都非常認真,然而感情生活不太順利。

她在2015年曾與某位演員戀愛。沙也加很用心珍惜這段感情,然而後來發現對方竟然瞞著自己好幾次出軌,最後甚至與某社長千金結婚,這讓沙也加精神狀況變得很惡劣,開始需要靠藥物治療。

疫情的突然襲來導致沙也加的工作也被停止了很長時間,加之此時她發現自己喉嚨受傷了,她非常擔憂自己無法繼續唱歌,會被外界罵是廢物,于是她需要定期看心理醫生,長期服用藥物。

疫情稍微好轉之後,沙也加最近的工作也開始增多了。

然而此時她發現自己喉嚨再次出現了嚴重的問題,非常疼痛。醫生檢查後語重心長地建議她 「最好動手術,不然無法治癒。但是如果動手術的話,很可能就唱不了歌了」,這讓她非常擔憂自己的前途,心裡非常不安。

再加上近段時間陪伴自己多年的狗狗去世了,讓她非常絕望。

與此同時,與現任男友前山剛久的戀情也讓自己身心疲憊。

據文春曝光,沙也加在現場留有兩封遺書,一封給事務所,一封就是給前山。目前具體內容尚未公開,但據文春整理,在給前山的遺書中,沙也加指出了前山的種種惡劣行徑:

前山與自己是」以結婚為前提」交往時,但仍與前女友A子保持親密聯繫。前山在寫了保證書之後,仍然死性不改。

甚至哄騙要與自己同居、與自己結婚,讓自己買下了東京中央區某高級公寓做婚房。然而當自己滿心歡喜買下公寓後,前山又反悔。

與此同時,前山還跟A子說要與沙也加分手。

據悉,在墜樓前,沙也加與前山剛久發生了激烈的爭吵。

二人都要出演舞臺劇《窈窕淑女》,然而在臨行前一天,二人發生了激烈的爭吵,在爭吵期間,前山脫口而出:

「你這傢伙就跟你媽一個樣,談個戀愛就要讓全日本都知道!要讓媒體炒得沸沸揚揚的!」

聽到這句話,沙也加非常難受,甚至忘了要服用藥物,就去了札幌。

事發當日,工作人員發現她缺席了彩排,在原定的集合時間也沒有見到她,于是去酒店找她時,才發現她已不再醒來。

沙也加身邊的人從沒有察覺她要輕生,因為平日的她在別人眼裡就是開朗活潑的、善解人意的。

梶浦由記是這樣形容她的:

「開朗聰明的她是閃閃發光的存在,擁有天使般美麗的歌聲,臉上滿是笑容,那種幸福讓人難以忘懷。」

有時候她也會在自己的INS上回答網友的提問,像個知心好友一樣為毫不相識的網友排憂解難。

曾經有網友向她提問:「你看起來總是很開朗堅強,請問怎麼樣才能像你這樣呢?」

沙也加回答:「把自己真實的情緒藏起來吧!」

12月18日,在札幌大雪紛飛的這一天,沙也加選擇去了另一個新世界,願她在那裡獲得永遠的平和與幸福。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