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日本皇室的奢華生活:1700名傭人,每年花銷預算25億日元!

日本皇室的奢華生活:1700名傭人,每年花銷預算25億日元!
2022/08/18
2022/08/18

2003年,一本名為 《皇室家族財力》的書橫空出世,向世人揭露了一直以來十分隱秘的世界上現存的一些國家皇室成員的「財務狀況」。這本書的作者是日本記者森江陽平,故而書中罕見地介紹了日本天皇及皇室成員的奢華生活——每年日本皇室的花銷預算高達25億日元。

此前,日本皇室從未對外公開過詳細的財務收支,往往都是用一張紙簡略置之。日本皇室每年的花銷裡占大頭的兩部分是皇室成員的「工資」及維持皇宮正常運轉的物資和人力支出,「人力支出」指的是為天皇一家服務的工作人員,據說其數量高達1700多名。

日本皇室的生活真是如此奢華嗎?日本皇室一家為何能享受這樣的生活呢?今天我們就來探究一番。

日本的天皇制發展至今,其實在任的日本天皇已經沒有什麼實權,僅作為一個象徵意義存在日本憲法中。

裕仁天皇在1946年1月1日發佈了詔令,稱 「人間宣言」,宣言中明確說到天皇是人而非神明,打破了自古以來的日本天皇「君權神授」的說法。

1946年10月 《日本國憲法》正式通過,憲法規定,日本在形式上保留天皇。天皇雖然在地位上高于首相,但作為虛位首並沒有實權。

1946年的《日本國憲法》中還規定了,日本皇室的一切財產均屬于國家,皇室的一切費用都要列入預算,要經過國會決議。

日本天皇同皇室人員的年薪或公務活動經費合稱皇室費,包括內廷費、皇族費和宮廷費三部分。

內廷費是天皇夫婦及皇太子一家人的生活費,皇族費是其他皇室成員的生活費,而宮廷費指的是皇室進行國事活動的經費。

內廷費和皇族費均來源于國庫,皇室成員的這部分收入可享受免征所得稅照顧,其餘額不必上繳國庫,而宮廷費歸內閣會議審議,餘額必須歸于國庫。

秋筱宮文仁親王

二戰後的日本憲法雖然明確規定了日本皇族的「皇室費」,但是天皇夫婦也有許多預算外的收入管道,比如說來訪日本的外國元首或貴賓送的禮品,訪問外國時東道主送的禮品等。

此外,裕仁天皇 「炒股」的新聞也曾在一時間甚囂塵上。據說裕仁天皇是用「內廷會計主管」的名義來炒股,並沒有用自己的名字。 1989年裕仁天皇去世後,皇太子明仁即位,取年號「平成」。

明仁天皇繼承了裕仁留下的遺產——大多是股票、公債和存款,同時根據法律規定,還要交大約4.28億日元的遺產稅。

奢華生活,享受千人服務

明仁天皇即位時已經56歲了,在這幾乎是可以退休的年紀,但是日本天皇是世襲制,明仁一出生就是皇長子,可以說是命定的皇太子人選。

日本皇室奉行「母子分離」規矩,即孩子出生後不能養在母親身邊,皇太子明仁便一直遠離雙親,養在別處,直到戰爭結束。

提到「衣食無憂的生活」,就不得不來說說專門負責日本宮廷事務的部門——宮內廳。

宮內廳設在日本皇宮內,由內閣首相直接管轄,最高負責人為宮內廳長官。

1999年明仁天皇在位時,宮內廳這一部門的定員是1138人,分為內勤和外勤兩部分,外勤人員負責處理一般的行政事務,內勤人員負責照顧皇太后、天皇、皇后的飲食、起居、治病等,一般有侍從長及8名侍從、女官長及7名女官、4名侍醫及4名護士和一些仕人、雜仕等。

相應的,皇太子身邊也會有這樣一套「班子」。

此外,宮內廳中還有幾十名廚師、園藝師、司機、電工、管弦樂隊等,這些人都屬于宮內廳錄用的國家公務員。僅是給明仁天皇做膳食的廚師就有26名,其中11名負責做日餐,另有11名負責制作西餐,還有幾人是專門做點心和麵包的。

根據日本皇室規定,擦桌子的女僕是不能兼職擦地板的,所以這是為日本皇室服務的人員數量極多的原因之一。

另外的原因恐怕就是天皇夫婦居住的日本皇宮面積極大而不得不雇傭很多人手來打理——日本皇宮位于東京都的中心,是1590年由德川家康所建,不算外苑,其占地面積有150萬平方公尺。算上外苑,那就約有200萬平方公尺了。

日本皇宮環境優雅靜謐,裡面多植樹木和綠草,宮內有正殿、長和殿等,還有專供明仁天皇用的養蠶所、水稻試驗田、盆景園、生物研究室等,後來還修建了造價高達22萬美元的酒窖,裡面珍藏了4000多瓶名酒。

據悉,日本政府每年撥給宮內廳的平均經費是100億日元,其中的七成左右都要用來給為日本皇室服務的工作人員發薪水、獎金。

以2003年為例,這一年日本皇室的關聯預算是272億日元左右,其中分配給宮內廳的預算約為184億元,這裡面包括宮廷費約64億日元,皇族費約3億日元,內廷費約2億日元。

皇室榮華,成員靜享富貴

在日本皇室名下的地產中,有一個專門為皇室提供新鮮的牛奶、肉類和蔬菜等的農場,面積約為300公頃。而維護這個農場,每年就需要花費將近500萬美元。這些錢從哪裡來?自然是從國庫中,從納稅人的手裡而來。

當然,日本經濟發達,日本國民願意供養天皇一家,自是無需旁人多言。接受國民的供養,日本皇室成員自然是不會大張旗鼓地「炫富」的,他們一向很低調。

除了天皇夫婦時不時會因公出現在公共場合之外,其他的皇室成員其實鮮少出現在大眾視野裡——除非被媒體捕捉到一些特別的事情時。

2013年,一則「愛子公主手拿奢侈品包和同學同游動物園」的消息迅速引起了日本民眾的關注。

要知道,那時候的愛子公主還只是一個12歲的小學生,她手上拿的那個包來自義大利著名奢侈品牌Gucci,包上大大的logo「G」十分醒目,所以一眼便被當時在場的其他遊客認了出來。

這件事很快登上了日本的 《信使週刊》,愛子公主當時背的那款包也由此變得「火爆」,許多人打電話詢問這款包的價格。據當年日本銀座Gucci店裡的店員講述,公主當時背的是那年Gucci兒童系列裡的新品,大概要4萬日元左右。

又有不少日本民眾認為,愛子公主才小學六年級就背上了名牌包,這樣的事不僅有違日本皇室一貫的親民形象,而且不能對日本民間起到良好的表率和引導作用,所以一時之間民間怨聲四起。

無獨有偶,此前秋筱宮文仁親王的小兒子悠仁小皇子也被曝身穿價值4萬日元的奧地利名牌Giesswein家的外套。

2013年,4萬日元換成人民幣就是2400多塊錢,所以愛子的包和悠仁的外套也算是奢侈品行列了。

明仁天皇之後,日本皇室直系也不剩幾個人了,除去已經即位的 德仁天皇,能繼承皇位的只有德仁天皇的弟弟秋筱宮文仁親王和他的兒子悠仁,就這麼兩家人的花銷,哪一樣都不便宜。

皇宮內的婚姻也耗費不少。來說說 秋筱宮文仁親王,他的長女真子公主的婚事也值得一看。真子公主原定于2018年的婚事因故被推遲到了今年,根據日本皇室規定,公主嫁給平民後就喪失了皇室成員資格,但結婚時可以得到數額巨大的「皇家禮金」。

如真子公主的姑姑清子,她結婚時就得到了1.5億日元的禮金,日本皇室另外一位公主絢子在2018年結婚的時候也得到了約1.1億日元的禮金,折合成人民幣大概有617萬。

因為真子公主的未婚夫的家境並不富裕,日本政府還在2018年的年度預算中增加了一筆1.5億日元的特別預算——給真子公主購置結婚的新房。

公主結婚,國家財政出錢補貼,怎麼說呢——日本國民開心便好。

權力金錢,總要擁有一樣

不得不說,裕仁天皇打得一手好算盤——二戰後裕仁天皇為保全位置做出的選擇實在是很狡猾。

一方面,天皇讓權既順應了當時日本民眾要求建設和平發展的社會的要求,又在形式上安撫了日本民眾因落在 廣島和長崎的那兩顆原子彈而惶惶不安的心。另一方面,只是失去權力而已,他想通過戰爭掠奪巨額財富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早在二戰前,日本天皇就已經是 「世界超級首富」了,原因在于明治維新後日本天皇將國家軍政大權緊緊把握在手中,天皇的權力空前,除了在日本國內控制和與財閥合作來獲得利益之外,對外發動戰爭、發展殖民地,無疑能掠奪更多的資源和財富。

于是在1874年至1945年間,日本不斷對我國和亞洲各國發動侵略戰爭。

甲午中日戰爭後,日本政府不僅恬不知恥地佔據了我國臺灣島、澎湖列島等和遼東半島,還向清政府索要了相當于3億6525萬日元的賠款,其中日本天皇拿走了2000萬日元,而臺灣成為日本的殖民地後,臺灣島最大的產業制糖業被日本企業所壟斷,日本天皇又成了臺灣制糖的第二大股東,從中收穫了巨量財富。

僅以我國為例, 戰爭時期被日本掠奪的資源完全可以在日本皇宮堆起好幾座金山。二戰後美軍統計日本天皇的財產後發表聲明稱,日本皇室的財產(不包括美術品、寶石、金銀條等)總額為15億9061萬5500日元。天皇就這麼點財產?當然不止。

在日本投降之前, 裕仁天皇早就已經將自己的財產偷偷轉移到國外了,他通過匯款轉移資金,用潛水艇轉移戰利品,用郵船轉移金條……這些價值幾千億美元的東西,恐怕也是裕仁抵死不認罪的底氣和原因吧。

金錢和權力這兩種事物可以說是相輔相成的,有了錢就可以順勢弄權,有了權何愁沒有錢呢?裕仁天皇深諳此道,所以他的皇位得以保全。但不出意外的話,那些用一個個生命堆積起來的財富,是能讓他的子孫後代一直守在那個位子上,不得解脫的。

結語

雖然二戰後日本天皇及皇室成員一直以低調和親民的形象出現在大眾視野中,也許有些人會以為日本皇室真的「沒落」了,或者必定是「大不如前」,但正如我國有句古語所說—— 廋死的駱駝比馬大。更何況,這個「駱駝」是不是真的「廋」還未可知。

僅從上文中列出的資料來看,比起普通人,日本天皇的生活就已經足夠奢華了——住在200萬平方公尺的皇宮裡,有1000多個人為他服務,每年有幾百億日元的財政預算用于天皇以及皇室成員的各種用度。

看完這些,我等看客只需記得, 日本天皇奢華生活的背後,有我們的屈辱的歷史在,有他們屠戮的歷史在,有我們銘記歷史、等待道歉的未來

參考文獻

劉萬祥.外國首腦採訪記[M].1999

趙子紋.日本明仁天皇交納繼承稅.現代日本經濟,1990,{2}:62-62.

劉江永,林心怡.從明仁到德仁:天皇緣何強調其象徵性.太平洋學報,2020,{1}:36-49.

李寅生.日本天皇年號與中國古典文獻關係之研究[M].2018

(日)谷川嶽.東瀛政壇軼史(下)[M].2016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