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日本最美長公主、花滑女神,直言「媒體最惡心」,為脫離皇室變身「工作狂」?

日本最美長公主、花滑女神,直言「媒體最惡心」,為脫離皇室變身「工作狂」?
2022/08/04
2022/08/04

佳子公主,1994年12月29日出生,秋筱宮(文仁親王)次女,在長姐真子嫁給小室圭并脫離皇室后,佳子成為了目前最年長的、名副其實的長公主(內親王)。

即便是在強大的皇室瞇瞇眼基因下,佳子依然出落得水靈靈。在搜索佳子公主的提示條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佳子公主 可愛」。

雖非現任天皇的皇女,但佳子公主如今的身份,絕對今非昔比。

如今的德仁天皇和雅子皇后僅有一個女兒,同時,德仁天皇的弟弟秋筱宮育有兩女一子。

皇族固有的男性繼位規定、愛子公主患抑郁癥······種種原因,使得愛子公主沒有成為皇嗣。2019年,伴隨著德仁天皇繼位,其弟秋筱宮也正式被立為皇嗣。

作為皇太子的子女,如今27歲的佳子公主,在姐姐真子出嫁后,迅速成為皇室中最活躍的年輕成員——全日本聾啞聯盟非正式成員、日本網球協會名譽總裁、みどり(Midori)感謝祭名譽總裁、日本工藝會總裁······

佳子不僅秒接「長公主」的接力棒,更在近日以公主身份參拜「明治天皇百年祭」,順位僅次于天皇夫婦及秋筱宮夫婦。

在德仁天皇繼位那一年(2019年),佳子公主更是獨當一面,前往歐洲,訪問同日本建交150周年的奧地利和匈牙利,一襲和服加上自信開朗的笑靨,看上去,確實是一張近乎完美的「日本名片」。

然而,這張清麗的臉龐背后,卻也纏繞著皇室獨有的束縛和藩籬。

也許,令佳子真正感到舒心暢快的時光,也只有懵懂的年幼時代了吧。

1994年,秋筱宮紀子妃誕育佳子公主。

「健康、正直、善解人意,希望這孩子能身心俱佳地長大。」懷著這樣的祈愿,父親秋筱宮,為次女取名「佳子」。

那個時候,皇族的孩子并不多,真子、佳子兩姐妹,既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也是整個皇室眼中的寶貝,更是日本國民眼中可可【愛☆愛】的「公主殿下」。對于她們二人來說,也許,那是生命中最自在、最快樂的時光。

隨著年歲漸長,佳子的天賦逐漸凸顯了出來。2005年和2007年,佳子還曾兩次獲得日本花滑比賽冠軍。同時,年紀雖輕的佳子,已然開始跟隨父母完成各種公務訪問活動。

不過,隨著上學、公務出訪、弟弟妹妹出生,佳子公主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少,更多的,是滿眼的迷茫和沉重。

了解日本皇室的朋友們都知道,相比天皇一家三口的簡單生活,秋筱宮這一家,實在是「熱鬧非凡」。

表面上看起來一團和氣、笑容滿面的一家人,實際上卻存在著數不清的隔閡和矛盾——幼子悠仁親王,年少一輩中唯一的男性,自出生后就被寄予厚望,然而卻多次傳出「精神狀況不穩定」、「與姐姐們關系很僵」之類的緋聞;原本溫柔嫻靜的長女真子,卻在「嫁人事件」中,果斷「為愛脫離皇室」,與丈夫赴美放飛自我······

性格較姐姐更為活潑開放的佳子,據傳,也和父母之間存在著長期的隔閡。

2014年,佳子就曾從「皇室專用大學」——學習院大學中途退學,并通過了國際基督教大學的考試,重新入學。在后面的交換留學期間,佳子也是不顧及傳統的皇室條框,該跳舞跳舞、該約會約會。

其實,如果佳子公主僅僅是一個普通人家的孩子,那麼她的種種舉動,便是再正常不過的。很可惜,這看上去是一等一的投胎,實際上,卻是「人形籠中鳥」而已。

在大學專攻心理學的佳子,以「人類的解讀能力」為主題,完成了與信息化時代息息相關的畢業論文。

「從小,我便感受到了來自媒體的壓力。我認為,在信息時代中,媒體傳播訊息的意圖、訊息本身的準確性,都是當下亟需關注的課題。」

從小和姐姐關系極好的佳子,在這次「小室圭」事件之后,更加切身體會到了來自輿論、媒體的巨大殺傷力。

姐姐結婚之際,佳子曾寫道:「姐姐對我來說,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存在。關于姐姐結婚的事情,有太多太多不切實際、顛倒黑白的報道了,對此,我真的感到很難過。小室圭對姐姐很好、兩個人能夠結婚明明是一件很值得高興的事情。」

佳子公主在公開場合的發言,已經算是很隱晦的了。據皇室工作人員透露,佳子私下痛恨新聞媒體,并曾經直言「媒體什麼的,最惡心、最爛了」。

身為媒體人,也不得不承認,佳子公主「話糙理不糙」。

雖然不能像佳子這樣,對所有媒體一概而論,但小編深切地感受到,如今的所謂新聞、所謂媒體,有點像夏天的垃圾桶——味道不太對。

近期,從二公主變身長公主的佳子,似乎一下子活躍了起來。

5月7日參加みどり(Midori)感謝祭、5月3日出席「產經兒童出版文化獎頒獎儀式」、6月12日在東京殘障人士舞蹈大會露面、7月中旬還有尋訪國內各地的公務······

目前,日本媒體對佳子過于積極的公務表現,也有各種云里霧里的猜測。

一種說法,是佳子很有可能成為「女天皇改定」法案的首位適用者,代替悠仁,成為秋筱宮之后的首位女性天皇。

另一種說法,則是佳子即將步姐姐后塵,脫離皇室,但不是以嫁人的方式。

事實上,除了結婚之外,皇族成員,也有通過其他方式脫離皇室的先例,雖然沒有成功——1982年,三笠宮的寬仁親王,就曾以「專心社會福祉活動」為由,向輿論大眾表達過「準備脫離皇室」的意圖。

不管是英國的皇室、西班牙的皇室、還是日本的皇室,現代皇族家庭的林林總總,對我們而言,只不過是茶余飯后的閑聊逸事,可嗤之以鼻、也可付之一笑,輕如鴻毛。

然而,對于每一個背負「皇」字的個體而言,那卻是始終抹不去的、不知該自豪還是該自哀的、逃不掉的一輩子。

用戶評論